• <center id="uikay"></center>
  • 下載APP
    掃碼下載品觀APP,
    與化妝品產業一同進化!
    搜索

    吳亦凡涼了,它們火了

    趨勢 李靜怡 記者 ·  2021-07-20
    品牌公關危機能力的一場大考。

    又一個“頂流”涼了!

    在都美竹宣布與吳亦凡“決戰”的24小時之內,“頂流”吳亦凡失去了十余個品牌代言人身份。

    7月18日晚間,都美竹再度爆料吳亦凡丑聞。如果證據屬實,這一事件已不再是單純的明星“桃色新聞”,實則已構成犯罪,因此引發網友極大關注。

    此前,微博粉絲超5000萬的吳亦凡,曾是娛樂圈頂流男星之一,坐擁近20個商業代言,并位居2020年福布斯中國名人榜第八位。都美竹在7月18日晚的微博中爆料稱,吳亦凡在過去十年賺到了二三十個億。

    而在此事發酵之后,韓束于昨晚7時許率先官宣:已向吳亦凡方發出《解約告知函》,終止一切品牌合作關系。

    昨日,包括立白、滋源在內的美妝品牌也發布解約聲明。

    微信圖片_20210720112316.jpg

    國貨美妝品牌集體解約

    相較于國際大牌,國貨美妝品牌率先解約的行動贏得了不少網友的認可。

    韓束無疑是“最大贏家”。

    就在韓束官宣解約當晚,#韓束與吳亦凡解約#話題沖上微博熱搜榜一,截至目前,該話題閱讀量超過9.9億,討論量超8.6萬人次。

    此外,網友們還自發涌入當晚的韓束品牌直播間內,觀看人數從幾十人激增至幾百萬人。

    微信圖片_20210720112319.jpg

    公開數據顯示,7月18日晚,韓束淘寶店鋪直播間單場直播銷售額超600萬元,直播間漲粉21.68萬。

    韓束之后,立白、滋源等美妝品牌也陸續發布消息,正式宣布與吳亦凡終止合作。

    截至目前,“立白終止與吳亦凡合作”話題閱讀1.5億,討論1.5萬。此外,“滋源終止與吳亦凡合作”話題閱讀量也超過5100萬。兩大品牌均“賺”了一波好感。

    如今,上述品牌的官方旗艦店及微博等平臺,均已刪除與吳亦凡有關的信息。

    與此同時,有細心的網友發現,由吳亦凡代言的蘭蔻、歐萊雅男士等國外品牌并未就此事做出回應。此舉引發網友強烈不滿,他們紛紛在品牌微博評論區留言,要求品牌做出“應有的回應”。

    微信圖片_20210720112324.jpg

    對此,一位就職于某互聯網大廠的公關人員表示:國內品牌和國際品牌反應速度,就是品牌擁有者對風險管控的及時有效性。沒有及時預警,不在一個時區,爆發又在周末,的確挺難為國際品牌的。

    同時,也有報道稱,歐萊雅男士、寶格麗等國際品牌的相關任免工作,往往需要明星團隊與品牌全球總部進行溝通,而這一跨國跨時區溝通需要一定的時間。這或許也是這些國際大牌無法及時做出反應的原因之一。

    雖然蘭蔻官方仍未就此事做出回應,但蘭蔻店鋪的自動回復表示,品牌與吳亦凡的合作早在今年6月底就已到期。

    微信圖片_20210720112327.png

    成也流量明星,敗也流量明星

    實際上,由于明星翻車而對品牌造成影響的事件不在少數。

    2020年4月,“羅志祥事件”之后,曾簽下羅志祥為代言人的紐西之謎反應迅速,在大眾將矛頭指向品牌方之前,其CEO劉曉坤及時發聲,稱“羅志祥與紐西之謎的合作代言期正好已經到期”,與“劣跡藝人”劃清關系。

    今年1月,鄭爽被曝代孕棄子,美妝品牌稚優泉、AUSSIE等也采取了一系列動作,先是刪除宣布鄭爽代言的微博,后又通告下架線上店鋪中鄭爽的代言頁面、用品牌logo遮擋線下店鋪中其照片等方式,向消費者表明立場。

    不得不說,這些在代言人被爆出現原則性問題時能夠快速做出正確反應的品牌,其危機公關能力值得夸贊。但也有一些品牌在面對這等問題時,處理不夠合理。

    在去年“雙十一”期間,某國貨品牌代言人身陷輿論風波,品牌方未第一時間作出回應,同時品牌客服還網友產生爭論,一度使品牌成為眾矢之的。盡管品牌后續發布了致歉聲明,但很多網友還是表示“以后再也不會買該品牌的產品”。

    “成也流量明星,敗也流量明星”,或許是不少品牌的痛點之一。當明星人設穩定,發展勢頭良好時,品牌可以將數量龐大的粉絲轉化為消費者。然而一旦明星出現問題,一些反應不夠及時的品牌,也難免受到負面影響。

    正是因為明星的不確定性太大,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如今,一些美妝品牌選擇采用虛擬代言人。如虛擬歌手洛天依現身淘寶直播間帶貨;屈臣氏于2019年官宣其首位虛擬代言人“屈晨曦Wilson”;天貓也推出虛擬形象代言人“千喵”;歐萊雅也在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中正式宣布其品牌首個虛擬代言人“M姐”;花西子也于今年6月正式對外公布了品牌的虛擬形象——“花西子”。

    微信圖片_20210720112333.png

    然而,目前來看,虛擬代言人并未普及,在美妝行業的接受度也飽受質疑。一方面,虛擬人物皮膚狀態穩定,試用彩妝時往往能夠呈現產品的最佳狀態,但這與現實生活中的消費者情況并不相同;另一方面,虛擬人物制作成本不低。如“全球第一位虛擬超模”Shudu Gram,是英國攝影師花費10年事件才將其制作出來。

    虛擬代言人遙不可及,流量明星又頻頻翻車,這無疑是對品牌公關危機能力的一場大考。

    【版權提示】未經授權許可,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或通過其他方式使用本網站內容。如需授權,請發送需求至meiti@pinguan.com。
    范增熙...   等637人看過此文章

    參與評論(0)

    登錄后參加評論
    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發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相關閱讀

    Copyright ? 2019 品觀科技版權所有 / 鄂ICP備17026809號-1 鄂公網安備42010602003314號
    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慕网